您的位置 >> 更多新闻

“保定学院西部支教优秀毕业生群体”事迹读后

赵云耕
   读完《光明日报》和“光明网”刊发的《在西部大地书写青春梦想》专题报道,心情很激动。仔细数了数,报纸和网站提到名字的学生,大多数我都教过,这让我感到非常自豪和荣耀,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2000年暑假前的欢送毕业生的场景。那是一个酷热的季节,当时我们学院党委号召同学们去西部发展,援助边疆,有不少同学踊跃报名,体育系王伟江同学和他的女友王建超同学来我宿舍,告知他们决定响应学院号召,去新疆且末支援边疆建设,也谈起周围不少人告诉他们会遇到那些困难。我当时给他们一个笔记本作为纪念,并写了“人生无常、只争朝夕;修身立命、不虚此行”四句话,勉励他们扎根西部,支援边疆,并客观地为他们分析了去西部的广阔前景和自身的优势。当时我记得他们两位说起我在邓小平理论课上讲到的“两个大局”以及中央开发大西北的战略决策,让我很受鼓舞,也倍觉欣慰。他们离校那天,学院为他们举行了热烈的欢送仪式,我一直目送他们上了送他们到火车站的汽车。

      送别了第一批援疆的学生之后,我院几乎每年都有胸怀天下的莘莘学子毅然放弃在内地的优厚工作机会,选择支援边疆,把自己火热的青春燃烧在祖国最需要自己的地方。2002年,又有多位同学决定去支援西藏,这其中就有我的得意弟子闫俊良。他是中文系99级专科生,在我的影响之下,他酷爱读书,也很爱买书。他家境贫寒,生活有些拮据,我给过他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记得临行前一晚上,他和他老父亲爬上六楼,来到我家和我话别,他父亲一个劲地感谢我对他儿子的教导。闫俊良到了西藏之后,给我写过好几封信,有一年教师节,他打来电话,向我汇报生活和工作的情况。后来我又从他这里,索要了他们同一年级援藏的岳刚同学的电话。我问他们,是否呼吸苦难,能不能吃到新鲜蔬菜,还叮嘱他一定要学好藏语,做到教书育人,搞好民族团结。他们一一做答,告诉我一切都好,让我放心。当时从电话里可以感觉到他们都非常激动与兴奋。后来,因为各自逐渐成家,联系很少了,但我相信我们一直心心相印。

      十几年过去了,这些可敬的学生们以他们坚忍不拔的毅力,在边疆扎根,深受当地维族和藏族学生和家长的信赖,受到当地政府的高度赞誉。《光明日报》的报道,也让默默无闻的他们名扬天下,同时更为在人生的黄金时期培养他们成长的母校----保定学院赢得了特殊的荣誉。我觉得,称他们为“保定学院西部支教优秀毕业生群体”,应该是当之无愧的。仔细思考这一群体的形成,我觉得有以下四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保定学院西部支教优秀毕业生群体”的涌现,是保定学院百年传统的文化积淀在新时期的必然体现。作为河北中等师范教育的起点------保定学院的创始人严修所倡导的“启钥民智,砥砺贤才,胸怀国是,献身真理”的精神,从“保定初级师范学堂”“直隶第二初级师范学堂”,一直到“红二师”“保定师专”“保定学院”,薪火相传,深入人心。这是学生们支援边疆的内在不竭源泉,赋予了这些莘莘学子们崇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其次,“保定学院西部支教优秀毕业生群体”的涌现,是新时期“七?六”精神和时代鲜明特色的有机结合。八十年前,在我党领导下,由“七?六”护校斗争英雄群体用鲜血熔铸的“红二师”精神,即“爱国进步、追求真理、无私奉献”,这是每一位保定学院人直接沐浴的精神动力。《光明日报》的报道中,就谈到苏普同学就谈到入学之后看了电视片《丹心》之后,“七?六”烈士、共产党员贾良图1931年冬为贫苦孩子上课的情节给他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第三,“保定学院西部支教优秀毕业生群体”的涌现,离不开善美保定的大气候大环境。子曰“里仁为美”,作为人文精神底蕴深厚的文化古城,近年来,保定市相继出现了河北农大果树93(01)班优秀毕业生群体,又出现了“油条哥”刘洪安、“诚实哥”卢立新等人的感人事迹,这绝不是偶然的。从大环境来说,这与保定市委多年来高度重视精神文明建设是分不开的。这是“善美保定”的具体体现。

      第四,“保定学院西部支教优秀毕业生群体”的涌现,是保定学院党委不断加强大学生思想政治理论教育的必然结果。多年来,保定学院党委一贯坚持教育为本,德育为先,积极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进课堂、进入学生头脑,强化校园精神文明建设,大力开展“讲传统、讲感恩、讲文明、讲法治、讲修身”“五讲”活动,不断加强大学生思想政治理论教育,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前面我谈到王伟江和他的女友王建超同学在决定援疆时,听到很多负面的说法,但他们坚信思政理论课上我给他们谈到的小平同志和党中央的伟大战略部署,毅然决然、义无反顾地坚定自己的理念。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七一东路3027号 邮编:071000
2013? CopyRight 版权所有 保定学院网络中心